Hi,
订阅
报纸
纸质报纸 电子报纸
手机订阅 微商城
英语
学习
双语学习 热点翻译 英语视频
实用口语 报纸听力 欧美金曲
教育
信息
最新动态 活动预告
备课资源 语言文化
演讲
比赛
精彩演讲
活动动态
用报
专区
中学Teens
小学Kids
学生记者通讯社 > 游记分享
【哈佛模联】陆一戈|2017寒假哈佛大学模联会议参会报告
来源:21英语网    日期: 2017-04-27

朝圣,是一项具有重大的道德或灵性意义的旅程或探寻。通常,它是一个人前往自己信仰的圣地或其它重要地点的旅程。
                                                                                                                                                                                                                                                                                                                                                                 
  

那个从未踏出国门的小青年,小心翼翼地把身上的每个细节打理得干干净净,看着身边各种颜色肤色的人们,听着带着世界每个角落的口音的英语,手里紧紧攥着那方小小的国家牌,只听见台上的主席正在一个一个国家点着名字,声音略显低沉,却带着一种庄严的气息。

“The delegate of Samoa is Present!”他仿佛用着自己全部的力气,发出了他在这个里,在HNMUN的第一个声音。
这就是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着的时刻,这就是我心目中的朝圣之路。
 
自我第一次参加模拟联合国活动,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年。这三年时间里,我在国内参与了各具特色的会场,认识了许许多多的MUNers,讨论了各种各样的议题。那些世间的纷纷扰扰、国家间的政治博弈、国家权力和个体权利的冲突与统一......这些都引发着我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一次又一次审视和思考。作为一个对国际法有着向往的法科生,模拟联合国的种子在我的大学岁月里茁壮地成长,也逐渐成为了这段岁月里最浓墨重彩的一个篇章。在自己的大学时光将要结束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是时候去看一看诞下这颗种子的大树的模样了。

2017年2月8日,北风还呼啸在年味未尽的北京的上空,我们整理好行装,踏上了这段跨越了半个地球的旅程。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大洋的彼岸究竟是什么样的花在盛开?
 
在哈佛模联之前,我们还安排了一段长达十天的美国东海岸探寻之旅。散发着浓郁的人文学术气息的普林斯顿、宾大、哥大、麻省理工、耶鲁、哈佛,每一所学校都在用它浓郁的文化气息和悠远的钟声,向我们讲述着这片自由和民主的土地上发生的故事。犹记得哈佛大学的学长大笑着和我们进行着“哈佛凌晨四点半”的辟谣,犹记得普林斯顿的那场大雪向我们诉说它们那霍格沃茨一般随机分学院的趣事,犹记得耶鲁大学的小哥和我们谈起“Anyone who is too competitive will be unwelcomed in Yale!”时脸上的幸福和自豪。这些优秀的人们总是用他们最光鲜轻快的一面,向每一位来客诉说着他和这所校园的故事,但我们对他们身后那条长长的逐梦之旅又能有几分体悟呢?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圣地,那段通往圣地的旅途,再漫长,在到达终点的那一刻也显得不过如此吧。
 
另外一段让我难忘的行程当属联合国总部之行了,从另一种意义上说,它是这段朝圣之旅的另一个目的。我们穿梭在联合国大厦的走廊里,看着各国向联合国赠送的礼物,听着新闻播报这个世界上的角落发生的这样那样的故事,体会着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价值观在这个地方的交织与碰撞。当步入安理会、联大的会议厅之时,自己的灵魂深处如同爆发出了一阵耀眼的闪亮,这亮光充满着激情与力量,却让内心只剩下平静。听着引导员姐姐娓娓道来的介绍,目光打量着会场的每一个角落,想象着这个地方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声音,都有可能改变世界上多少人命运的轨迹,当自己作为那万万千千的世界公民之一站在这里的那一刻,心里只剩下赞叹:一个人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却也是如此的巨大。我们真的不能对这个世界做什么,但是我们真的可以为这个世界做很多很多。
 
时间如同路边的风景一般飞逝而过,恍然间,自己就已经提着箱子站在了Park Plaza门前。2月初的波士顿,气温一直在冰点以下,开幕式前夜还飘着大雪,但这座会场酒店里的热情是如此温暖,周围的空气里也再也感受不到冰冷的气息。酒店里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混杂着各式各样的口音,不同的肤色,不同的眼睛,不同的头发,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大家开怀大笑着相互交流,许多代表早早放好了行李,开始拿着名片到处游说结交朋友、同盟,明明开会还有整整十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其实广义上的会议,早早地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我和我的搭档丁小宇这次的委员会是Disarmament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讨论的议题是Offshore bases & The weponalization of social media,代表的国家是Samoa。一开始拿到国家分配的时候我是一头雾水的,可能是自己学识不足的原因,基本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国家,经过穷尽各种手段的资料收集,总算了解清楚了这个太平洋岛国的大概情况:没有军队、和新西兰关系最为紧密、曾经为德国殖民地现为英联邦成员国、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一个字:穷,两个字:很小,三个字:不出名,四个字:干干净净。就连联合国大会的资料库中能搜索到的会议发言记录,萨摩亚代表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六篇,而且与本次会场的议题几乎没有任何关系。最棘手的问题在于,若是讨论Topic B, 萨摩亚作为只有5000网民的国家,几乎没有任何前例、资料或是立场可以参考。换句学渣最喜欢说的话:“这恐怕只能凭借我们朴素的价值观来上了!”不过我和我的搭档还是利用起了手头的所有资料,把所有最基本的原则和立场确认了下来,并且通过太平洋地图与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会议的资料初步认定了自己需要去寻找结盟的国家,如新西兰、斐济、所罗门群岛等。撰写PP的时候,我们也严格参照之前确立下的基本原则和立场,尽量把自己想象成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岛的岛民,到底会向这个世界发出怎样的声音。我负责的是Topic A部分的research,还好刚刚修完国际法课程,对于岛国所应当维护的基本陆地、海洋主权以及国际法上的几大基本原则还算熟读于胸,以及之前培训课程中强调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进行PP写作研究的时候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作为这一大区域中的一个成员,我们不仅要考虑自身,更要考虑这一整个太平洋区域的基本秩序与国家利益。就是这样一个小岛国的代表,小心翼翼地为自己编织起那道防护网,尽可能地为自己的国家在这场会议里争取足够多的发言权和利益。相较而言,我的搭档更显得激进,他在PP中更多的则是阐述了如何与大国进行相应条件的交换、强调大国所应当遵守的几大问题。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也成功地把自己的声音加入了成型的DR里面。“如同朝圣的路上总是要经历各种考验一般,这或许就是哈佛我的考验吧。”我这么告诉自己。

第一天下来,我们也认识了许多的朋友,来自新加坡的Mongolia代表、来自哥伦比亚的Switzerland代表、来自印度尼西亚的Lesotho代表……没有国内会场的拘谨和客套,一上来就是非常热情的交流,讨论起了今晚各自倾向的话题。大家非常迅速地寻找到了各自想要联系的代表,并相约加了Facebook和Whatsapp好友,并迅速建立起了线上联系。不得不说的是,记住英文名字真的是一大挑战,我可能是因为英文名字起得比较离经叛道(Eagle),不少人直到开会结束都还记得我的名字,但是对于西班牙语的名字甚至印度的名字,要把每个人名字都记下来并一一对应还是较为困难的。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尽快加上Facebook,多刷照片,多和别人交流。不得不说的是,出国一趟对自己的听力真的是一次巨大的考验,不是每个人都乐意像托福听力一般字正腔圆地和你说话,更多的时候你真的只能抓住一些Key words来揣测对方的大概意思。但是无论如何,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敢于交流,敢于和别人交流你的想法。抱着反正以后估计见不了几面的心态,虽然自认为英语说得很一般,但我还是尽自己所能厚着脸皮和代表们“谈笑风生”了一个下午,也大概了解了今晚会场的形势。不太乐观的是,代表们大多偏向于谈论Topic B,这也正是Samoa一块很大的资料空白区。不过来自印度的Fiji代表的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Here will be your free land!是的,只要站上这个舞台,你就是这个国家的代表,无论之前是否有过历史和先例,今天的你就在创造着历史。之前没有资料,那么对于你而言,就是天高任鸟飞了。

晚饭过后,Session 1如期进行。脑海里重复无数次的画面就这么上演在了自己的眼前,直到Roll call结束,我才真正意识到,朝圣之路的步伐已经迈开了。整个会场无比巨大,几百号人聚在一个大礼堂中,无论是哪一次Roll call还是Motion,台下的反响总是无比地激烈。场上永远整齐地高举着国家牌。作为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国家,要争取到发言的机会就要比别人更加积极,主席也会尽量照顾到每一个代表的发言机会。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举牌,我们才终于争取到了一次发言的机会。倾听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代表的发言总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大家总是不拘泥于一定形式的发言,但是显然绝大部分人都有备而来,每个人的发言都显得有理有据,条理清晰。当然其中也不乏极具风格的代表,他们的发言总是能博得全场的焦点。无论如何,如果需要别人注意到你,你就必须拿出自己能吸引人的特点。更重要的是,一些重点国家的发言必须要尽量关注,把他们的Key Word时不时地总结一下,无论是对今后的磋商还是对自己的Bloc的思路构建都是很大的帮助。

不得不提的是,会议大概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许多代表就会陆陆续续地暂时离开会场,若是我们对会场的形势观察不够充分,你就会错失最重大的加入Bloc的机会。此时场外早已聚集了大大小小的Bloc开始磋商,这时候会前的Social就开始起到很大的作用,我很快就经由Mongolia和Switzerland代表的介绍加入了由France领导的Bloc,并加入了晚上的讨论。值得一提的是,绝大多数Leader早在会前就已经把自身的WP甚至DR框架搭好,只待别人加入。此时若是自己会前做的准备不够充分,或是观点不够详细具体,甚至是立场不够鲜明,都很容易沦为别人的附庸,匆匆在WP甚至DR上留下一个Signature的名字便草草终了。所以会前对于自己国家的立场和具体措施一定要想得仔细具体,并且在与其他代表谈判磋商的时候态度要足够坚定鲜明,才能足够引起别人对你的重视,尤其自己的论据一定要有可参考的价值,论理一定要鲜明,否则即使其他代表彬彬有礼地把你的话听完,不出十分钟就可以把你完全抛在脑后。我在一开始的磋商中仅仅是对WP的框架和一些原则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希望发达国家能对极不发达国家的网络建设给予技术和资金方面的支持,同时做到无差别无歧视待遇,但是当我看到WP的初稿的时候发现我们想体现的Points几乎没有出现,和对方沟通之后对方表示这些原则已经在另外几位代表的部分中有所体现,不必专门提出。当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顿时义正言辞地和对方交涉必须把我们提到的几个关键词给明明白白地写出来,否则我们并不认可这份WP有体现我们的精神和利益。在我们的再三坚持外加联合了其他来自中国的代表的“威逼利诱”之下,对方才同意了妥协,这不得不算是一次外交上的小小的胜利。有时面对Bloc其他成员的集体排斥或是忽视之时,我们其实可以“借助”一番其他中国小伙伴的力量,通过一定的人数集结(即使我们不一定会真正结成一个Bloc)来对对方造成心理压迫,从而对这些他们貌似不太愿意妥协的国家做出让步。毕竟在最终投票表决DR的时候,成败很可能就在几票之间。

在这几天与其他代表的交流磋商过程中,我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努力engage是我们应当做到的,但是必须要讲究得当的策略和方式,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有效的沟通和彼此的尊重,尽量把自己要标明的观点简洁明了地亮明,同时注意观察对方的态度(是否愿意继续与你交流)。在会后的交流中偶尔串联一些会议外的事情诸如讨论国家风情、业余爱好,约个饭或是约个星巴克都会是很好的增进关系的办法,毕竟会议之外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共同讨论关注的问题,若是一味地强行讨论会议话题很可能会让双方的关系变得尴尬紧张。尤其是对于来自不同的文化圈的大家而言,模联或许只是我们彼此见面的契机,但是我们之间友谊沟通的桥梁,一定不止一座。

会上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角色就是志愿者,每次会前主席会询问代表是否愿意担任会场的志愿者帮助传递意向条,毕竟二百多人的大会场,信息沟通量相当巨大。有趣的是代表在担任志愿者的同时亦可以继续参与会议的进程,并且由于志愿者可以自由走动或是出于对助人为乐精神的嘉奖,主席似乎也会优先考虑志愿者的发言需求。我就靠着志愿者的间隙获得了两次发言的机会,同时担任志愿者也给了孤陋寡闻的我一个认识全世界国家的机会。每一列座位的排头会写着这排座位坐着的国家(组织)名单,要想在二百多个国家(组织)中寻找一个目标,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这其实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刷脸的机会,总而言之为了让别人记住你,总还是需要付出点什么东西的。

会议在不断的磋商讨论中进行着,不断地有Motion提出来,Bloc之间不断地相互吸收、相互游说,绝大部分的国家都寻找到了自己的Bloc并或多或少地开始了WP和DR的撰写工作。不得不说很多代表们的工作热情实在是很高的,几乎每个开会的间隙都在不断地游说、磋商、写作,Switzerland代表和France代表每天总是一大早就来到Lobby讨论会议问题,有时一讨论就是几个小时,连续几天的午饭都用一条士力架顶过去;Mongolia代表甚至为了完成DR不眠不休地在酒店的大堂里熬两个晚上。到了会议后期可以明显看出大家的眼神里已经开始透出些许的疲惫,但是没有一个人中途放弃或退出,每个人都在为他心底最热爱的那份东西做着不懈的努力。都说模联是一场对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考验,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哈模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它的SE,连续三天晚上都会安排有各式各样的社交活动,Club Night、Cocktail Hour & International Bazaar以及最后一天晚上的Delegate Dance都有十分精彩的节目。第一天晚上由于吃饭较晚加上未满21岁没法喝酒(根据当地法律规定,未满21周岁不得饮酒)所以就没有去到Club Night,后来听去的同学说现场氛围相当火热,极富波士顿的热情和世界各地的风情万种,这让我决定绝对不要错过之后的节目。

之后两个个晚上的SE是在我们DISEC的会场进行的,第二天晚上的International Bazaar真真切切地让我们感受到了国际会议的魅力。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们换上了他们国家特有的服装,用各种文化活动、美食品尝招揽着朋友们前去围观,俨然一副国际大都会的浓缩版。大家唱着歌、喝着饮料、尽情地谈论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不时会有人来邀请你一块加入他们的歌舞,大家都放飞着自我,没有任何的拘谨与隔阂。现场的自拍声、相机快门声此起彼伏、台上的乐手纵情地歌唱,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夜晚找到自己的欢乐。第三个晚上的Delegate Dance更是节目的高潮,正所谓谈恋爱不如跳舞,搞事情不如跳舞,写DR不如跳舞,约上几个小伙伴一块在里面蹦蹦跳跳,伴着高潮的鼓点和劲爆的音乐,让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一起舞动,反正黑灯瞎火也不用担心自己跳的不够好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Enjoy yourself!跳累了再去酒店大堂点一杯果汁或是鸡尾酒,用自己尽情释放后的心灵来感受这个属于Boston和HNMUN的夜晚,别是一番风味。

终于,我们来到了最后的时刻,会场的大门被关闭,主席庄严的声音再次回响在礼堂的上空,一共有四份DR,齐刷刷地印发在了我们手上,只待大家举手表决。投票正式开始,前两份DR都因为同意人数不够未获通过,我们的DR在第三份,然而有些让人失望的是结果依旧未能遂愿。主席还相当幽默风趣地在投票结果处写上了a lot、more、ditto等词语。这时代表中开始出现一阵骚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莫非这第四份DR就因为它的顺序而这么通过了?所以第四份DR投票时,我们周围的人开始相互煽动投反对票,我们自然是因为这份DR未能体现我们大洋洲岛国的根本利益而坚决地投出了反对票。当最后一次投票结果出来后,全场的空气似乎沉了下来。当那个大大的fails再次出现在结果一栏时,全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或许,这就是一个意识形态分裂的世界,或许,有的问题我们永远也找不出一致的答案,但是作为Samoa代表我们只知道,振兴祖国的道路,实在还是相当漫长,天佑Samoa!
 



当我再次缓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了从Newark飞往北京的飞机上了,看着窗外不断略过的云彩和那一直垂在天边的太阳,这四天来的许多场景又开始在脑海里浮现:开幕式上我们挥舞着五星红旗高唱的国歌、Legal Sea Food的生蚝被我像课文《我的叔叔于勒》里一般吸到嘴里,柠檬汁的清香和牡蛎肉的甜美流转在我的舌尖、临告别的时候Switzerland代表和我行的那次贴面礼、我高举着国家牌面向着镜头的笑容……

就这么结束了啊,我告诉自己。

似乎没有朝圣者见到圣地一般的无比激动,似乎没有想象中的一切圆满,似乎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味就这么离开。但确实,这段朝圣之路真的结束了,我也成了从HNMUN归来的人。这段朝圣之路让我发现,语言其实只是无数座交流的桥梁中的一座;其实国外MUNer的学术水平未必比我们高出太多,只是他们真的在用一颗最热情最执着的心来对待这一场盛会;其实我们真的还可以在这段旅程里做的更多、留下更多。当一个朝圣者经历了圣地的洗礼,他的心灵也就受到了洗涤,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一切其实都已经不一样了。

无比感谢这条路上陪伴着我行走的每一个人,更感谢为了这条路鼓起勇气执着前行的自己。或许人生的轨迹与HNMUN就这么匆匆擦过了,但是交汇的瞬间绽放的光芒,将会照耀着我们前行,一直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联系我们】

21世纪双语学生记者通讯社办公室

咨询报名:010-64995596
手机/微信:15120095160
QQ号码:1064782911
QQ群号:201765507
邮箱:1064782911@qq.com
商务合作:010-64995561,zhangke@i21st.cn
21世纪英语网  www.i21st.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5号中国日报社4楼(邮编100029)

微信公众号:搜索“21世纪双语学通社”(请扫描二维码直接关注)

 





 
订阅更精彩

 主办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演讲比赛   |   关于我们   |   手机访问
英文二十一世纪(北京)教育传媒发展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主办单位:中国日报社 Copyright by 21st Century English Education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网站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   京ICP备13028878号-1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664号

标题
内容
关闭
内容